不撸先锋影音av资源网_影音先锋av天堂免费_av大帝视频_av天堂网65533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zb-gold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开启老婆3P之门

时间:2018-02-09 ( 第一章 )
记得老婆第一次被人上是在2000年时,确实已忘记,仔细算算已过了十几年,那种感觉仍深深烙印在脑海中。
那时我们夫妻已结婚四年,育有一男一女。
老婆并未工作,全职照顾小孩,夫妻间感情融洽,唯独性事一直之间美中不足的遗憾,也是我们会接触这类活动的主因。
老婆是传统的埔里山城姑娘,说不上美,但很有气质,生活单纯。
在我之前曾有两个男人,性经验有三次,发生关系全是在对方主动、半推半就的情形下发生的。
婚前的性生活可能受到她经验及未婚身份影响,所以她的反应较不热衷,但尚可接受,而且对我要求也都配合,当时我心想,婚后她应会有所改善。
然而事与愿违,情形越来越糟,做爱时反应冷淡,不可抠抠摸摸,连基本配合都有困难,为此多次沟通,才得知她竟有「做爱不是要生小孩才需要的吗?」偏差观念。
当时,我真是快昏倒!但想想她除了性事以外,对我真的百依百顺,而且很用心地打理家中的事物,故只想看有何办法可改变这个情形。
当时刚开始接触网路,才知道交换或3P……的新鲜事,也在网路上认识了一些朋友,藉由邮件及电话,我了解夫妻间也可有不同的变化,但要如何和老婆沟通是一大问题,而且我本身也同样是第一次,自我认知也有限。
一开始和老婆开口说想做些改变,找夫妻交换或一男3P,老婆的反应可想而知,拒绝是一定的,经过约十多次的沟通,仍无所结果。
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小陈,也是后来教我指油的启蒙老师,那时他人在台北,经由电话聊天小陈了解我们的问题所在,也提供给我建议,我接受他的建议,藉由指油压先让老婆习惯其他男人的接触。
结果再次和老婆沟通,我谈得有点火气,老婆也感觉到,在我提议先尝试指油压时,婆才勉为其难答应,但因小陈时间及工作问题,无法配合,经由报纸找了职业按摩男师。
在电话中初步沟通过,敲定时间及地点。
约定于当天晚上在附近一家旅馆,那天下午事前两个小时才告知婆,婆紧张得都结巴了,看看我点了点头。
我满怀期待及不安等待着时间的到来,心想着终于能踏出第一步,只希望今天能顺利进行。
时间虽然过得慢,但约定时间已接近,我开着车打电话给婆,告知她时间差不多了。
看见婆从门口走出来,可感觉到她刻意的打扮,心中不禁暗喜。
她上了车,出发的路上我们没有交谈,但我可以感觉到婆的紧张和不安,我安慰她,试着放轻鬆;如果感觉不好,可以停止。
她只点了一下头,欲言又止,似乎有话要说,但我知道她可能打退堂鼓。
这时已到旅馆的停车场,我们到了约定的房间,按了门铃,只见一个约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开门,进入房间,婆去了洗手间,我发现婆自始至终未曾正眼看过对方。
不过!那人的双眼一直盯着婆没离开过,直到婆进入洗手间,才回神和我交谈,我告知老婆的情形及我所想要的,也明白表示我无底线,让其视情形自由发挥。
过一会,婆出来了,怎知衣服原封不动,经由对方引导,她才面有难色的脱去,躺在床上,对方便着手帮她作指压,只是每到重要部位,总是刻意碰触,婆在他碰到敏感部位时,身体会不安的挪动。
短暂的指压过后,对方藉口要做油压,脱去身上衣物,只穿着小三角裤,只见他的裤子早已搭起帐棚,小弟都快跑出来见人,可见婆对他的吸引力有多大。
他拿起精油倒在老婆的背上,反覆地推压,慢慢的来到了下半身,只见他紧盯着婆的小穴,试探着挑逗,婆不安的抖动着,他才转移目标推压着腿部,但仍不时地找机会摸婆的穴及屁眼,似乎忘了我的存在,专注地把玩着玩物。
这时他要求婆换成正面,只见婆闭着双眼,眼皮随着油压的部位而有了些变化。
仔细看着床上的婆,虽然不是很漂亮,但修长的身材、细緻的皮肤、小小的双峰、稀疏的阴毛,细嫩的小穴是她的致命敏感部份。
平时做爱她总是不愿意让我抚摸,做爱时只要伴随抽送再给予阴蒂刺激,不用多久马上达到高潮,而现在婆却任由一个陌生男人玩弄着她的小穴。
这时油压已成了小菜般,他已专注地挑逗老婆,口手并用的吸吮着婆的乳头及挑弄她的阴蒂及穴道。
不知何时他脱下了身上的内裤,胯下的玩意早已剑拔弩张地跳动,他有意无意的用阴茎触碰着婆;而婆不时地抖动身子,我不知是快感或是不安,只见她配合着他,并未拒绝。
当他趴在婆的双腿间,用舌头挑逗着婆的阴户,婆的抖动次也跟随着增加,她小穴也布满了不知是淫水或是口水。
他随着舌头往上移,而下半身也和婆缩短了距离,他的阴茎和婆的穴只有一线之隔,他更趁机用阴茎向婆的穴试探,这时他看着我似乎徵询我的同意,此时不知要答应他或是拒绝,但我却不自主地点头同意他的要求。
只见他边吸吮婆的乳头,边调度角度要攻城掠地,他尝试着沈下身,他的小头磨擦婆的穴,慢慢地进入了阴道,我在此时不由自主地用手搓揉着自己。
他尝试着要深入婆的要塞,但似乎有阻碍,我感觉奇怪时,才发现婆的身体僵硬,脸部表情也紧绷。
他的动作慢慢地越来越大,婆随着他的动作发出细微声音,但他的小头依旧无法进入,这时我阻止他再进一步,也请他先行离开。
当他着完装离开,我转身抱着婆,她主动和我亲吻,用手紧握着我的坚硬。
我摸着婆的小穴,发现婆的阴户异常地不是湿润的,我爱惜地抚摸着婆的爱穴,忽然爱液如溃堤般涌现犯滥。
我提起剑拔弩张的小弟,对準婆的爱穴长驱直入,婆的穴饥饿地吞噬了我的坚硬,贪婪地吸吮着。
我拼命抽动,用力地冲击着婆的小穴,婆不时发出呻吟。
婆的呼吸伴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急促,她已快达到高潮,我也感到一阵阵无法控制的感觉。
终于老婆发出了高潮的呻吟,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僵硬,腰部拼命往上顶,我75公斤的身体竟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。
此时马眼一阵刺激,我吼叫着:「干死你!」婆紧抱着我:「射给我!」这时我的亿万精子也同步全数射进了老婆的小穴。
两个人相拥,经过不知多久,我问婆为何刚刚他没办法进入?婆不知为何,她只知当时她并没有任何欲念,当他要进入时,她的阴道抽搐紧闭,他才会不得其门而入。
我心想,或许他和我一样都太过急燥了,并没有让婆完全放开,视情形再进行,这也是日后我们3P之路的阻因之一。
若有机会,我会陆续发表我的真实经验,也希望各位院友不吝指教。
(第二章)经历过上次不顺利的接触,老婆对3P的事已心存排斥,多次邀约都拒绝不愿意多谈。
这时刚好接到小陈的电话,他因工作关系要来台中停驻一个星期。
在帮小陈接风时提到老婆情形,并请他以过来人的经验提供建议,小陈只是笑笑说:「只要她可接受,男人对她裸体按摩,要成事应不难。」
并表示如果愿意,他愿意配合试看看。
但前提要配合他的步骤,他要求我:一、要在现场可以,不过儘量不要让老婆感觉我在现场,最好可以让老婆以为我不在那最好。
二、告诉老婆如果感觉不好,可马上停止,主控权完全由她掌握。
三、完事后,不可在日后夫妻间对话针对此事有任可不当言论。
我心想第三件事都是难事,而且和小陈熟悉也没有其他顾忌,我答应小陈回家即着手安排。
小陈又问:「嫂子在性方面有什么喜好?」我一五一十告诉他,婆不喜欢事先的爱抚前戏,喜欢直接上;因为胸部小,也不喜欢人家玩她的胸部;高潮多半是抽送到一半后,以一边抽送一边挑逗阴蒂的方式;而要她口交则是应付应付,屁股更别说。
小陈听完说,如果我可以遵守前两个约定,只要老婆愿意出来,他有把握让我看看老婆不同的一面。
我怀疑地问小陈,他何以如此有把握?他说一般女人听到此事大都拒绝,而且不会答应做任何尝试,而婆虽说应我要求,但她可裸体让男人接触,便是她有潜在特质,可接受这样的事。
这个理论后来也在其他联谊的伙伴中应验了。
再则她平时所拒绝的,大都因为对象是老公,所以稍一感觉不对,即拒绝不愿意尝试,然对象换成是别人时,她会不好意思制止或拒绝,反而有机会感受到不一样的感觉。
听完他话,仔细想想有道理。
吃饭完回家路上,把小陈送到我家附近汽车旅馆,回家途中,想着要如何再次说服老婆。
忽然想到一个好方法,先打电话和小陈连络,告知我的计划,小陈也觉得不错,便依计行事。
回到家和老婆闲扯蛋,顺便拿3P的话题试探老婆,出乎意料婆今天的反应特别好,只笑骂变态,叫我别乱来。
我未再多说,试探按按婆的肩膀,老婆说:「今天刚刚好肩膀感觉很痠,多按几下。」
我心想,天助我也!这时九点小陈依约来电,我和他演一场戏,结束对话。
转头告诉婆,我朋友从台北下来刚到,下榻在附汽车旅馆,要她我过去招待对方。
婆问我:「什么朋友?怎么没听您说过?」我说:「先前不是告诉过你,很会指油按摩的小陈,住台北很少下来,刚好公司有事临时派他下来一个星期。」
她正要再问时,我即催促她快点,小陈还没吃饭,她才嘴巴都都嚷的去换衣服。
在车上我有意无意地谈小陈总总,但绝口不提3P的事,免得她多想。
到汽车旅馆接了小陈,在车上相互介绍打了招呼,便到一家複合式餐厅进包厢。
点了餐顺便藉口点了红酒,席间敬了小陈一杯后(我真的不会喝酒),即要老婆替我敬小陈,一下子他们已将红酒喝完,小陈藉口尚未洗澡,想先回旅馆,所以结完帐即返回旅馆。
此时我藉口想上一号,于是一同进入汽车旅馆,隔局不错,有一个小客厅,再来才是房间。
进入后我直奔洗手间,出来时小陈有默契地即进入洗澡,要我们先坐一下。
婆示意要回家,我说至少也打声招呼再走,过了约十分钟,婆竟告诉我想上一号,我心中大喜,可能刚才喝那些酒发生作用。
此时小陈是包着浴巾出来,婆可能真的急了,没多说什么即进入洗手间。
此时我和小陈即讨论好下一个步骤,我藉口喝了酒想休息一下,这个理由婆不会拒绝,因为她知道我是一杯倒的。
我即躺在沙发上,婆出来,我一说婆只是笑笑:「真没用,每次都这样。」
我随口提议对婆说:「你今天不是感觉肩膀痠痛吗?让小陈帮你按按。」
婆推说人家远道而来不好意思,小陈即刻表示他的热忱及意愿,让婆不知如何推辞,我便说:「好啦,别辜负人家好意,我在这休息一下,你们到床上,小陈按摩比较方便。」
婆没有说话,已随着小陈往里面走,而我的位刚好可看到床上的一切,只听小陈说:「嫂子要不要沖一下澡?等按完后身上的油再沖洗一下,并喝杯水,感觉会很舒服。」
婆想说刚有流汗,沖一下较也好,就进入浴室沖洗。
此时小陈问我有没有限制,我想想除了婆不愿意外,其余要他自己看着办,至于内射要婆同意(先前想玩活动,在半年前即安排装避孕器,而且我们都不喜戴套子的感觉)。
只听到浴室的水声已停止,我随即装睡,小陈回床上等待婆,只见婆竟然也是包着浴巾走出来,转头看向我这边,看我好像睡了,便走向床,客套和小陈说了:「抱歉,还麻烦您。」
小陈说:「没关系,这是我的专业项目。」
婆依小陈指示躺下,不过浴巾包得紧紧的,小陈随即由上而下帮婆做指压,从婆的肢体动作,可感觉小陈的功力让婆整个放鬆,而小陈的指压中规中矩的,无论做正面和背面都是如此,可以感觉婆无戒心,并享受其中。
背面做完,只听小陈轻声说:「OK,翻过正面,接下来要做油压。」
趁婆翻身之际,小陈开口:「做油压浴巾要拿掉比较方便。」
婆停顿了一下,即将浴巾扯下。
小陈将精油倒在手心,细腻的推揉着,当到胸部时,小陈很小声说:「胸罩要拿掉,不然会被油弄脏了。」
即动手解开婆的胸罩,并未见婆排斥。
他用心推揉着婆的胸部,只见婆的嘴唇轻微抖动,而小陈的手顺着乳房由外往内推揉着,婆不大的胸部在小陈一番推揉后,乳头不知何时已坚挺不已,而婆似乎吞口水的次数也多了。
此时我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,马上藉口听电话走向外,并将门给固定,以便等下进来时不用再有声音。
走出房门即将电话关机,并在门外偷窥里面的情形,一点声音都不敢有。
虽然被电话给打断,但小陈马上让婆又忘情于他的油压,只见已做到小腹部份,小陈正两手脱去婆的内裤,婆配合擡高臀部,好让小陈顺利将内裤脱下。
小陈依旧用熟练的手法推揉,由小腹慢慢至婆的秘密森林,经过疏鬆的草原时,只见他手指轻轻滑过,老婆身体一颤,腿不安的动了一下。
接着小陈用手掌整个包覆着婆的阴部,轻柔的推揉了几下,老婆整个下半身剎时紧绷。
这时小陈已转移阵地,往下到了大腿,有节奏地推揉着,每到根部时,似乎又刻意避开婆的要塞,然后往下到了小腿及脚底,此时反而将重心都放在腿部及脚底。
婆的身体又放鬆了,反而在小陈的手接近根部时有些许悸动,感觉有点期待又有点不安。
此时一切都好安静,空气中有点压力,充满了淫欲。
小陈示意老婆换到背面,我发现婆围视四週,似乎在找寻我,没看到,她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安,但随即闭上眼。
而小陈已趁机将仅存内裤脱掉,此时床上的婆并不知道,他刻意不让老婆接触到他的身体,反而用心地推揉着婆的背,并轻声问婆:「舒服吗?」婆未答腔,只是点了点头。
此时小陈打了个信号,我明白接下将是重头戏,而老婆婚后的第一次外食,也即将在自己眼前进行。
小陈已将重心移到臀部以下,只见有别于前,当他手到根部时停留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,而动作也越来越大,可看得出来,他已向婆的蜜穴发动攻势。
而婆的双腿不知何时已打开,似乎为了配合小陈般。
小陈的手指已布满婆的淫水,而且婆的身体会因小陈的动作蠕动着。
此时小陈坐在婆的臀部,推压着婆的背部,婆似乎感觉到异样,眼睛微张,过一会儿随即闭上眼,呼吸变得有点急促。
小陈藉着油压的动作,用他的阴茎顶向婆,又用舌头由上往下挑逗着,而他的手则用心地按抚着婆的蜜穴。
小陈用肢体示意婆翻过正面,我看到婆不知是喝了酒或是动了欲,脸色红通通的,小陈由侧面直接用舌头挑逗婆的乳头,手更是大展技术般的挑弄着桃花源,爱液已伴随着「啧、啧」声犯滥成灾。
小陈故意将阴茎压在婆的手掌上,不时刻意用阴茎挑逗着婆,慢慢地婆的手转向,以手指轻轻碰触小陈的阴茎,小陈用舌头进攻婆的蜜穴,婆的手已无法控制地搓揉着他的阴茎。
后来他整个头捚在婆的大腿间,慢慢的时上时下,正当他吸吮婆的乳头时,手恋眷地抠弄着婆的蜜穴。
忽然小陈下身一沈,婆叫了声,只见他的阴茎整根没入婆的穴里,伴随有力的撞击,他在婆耳边说话,婆未作反应……(尾章)事后小陈告诉我,为了要让婆感受被需要,以及个人的吸引人,他在耳边祈求婆让他弄一下,一下下就好。
没想到婆没拒绝他,而他也依约弄了一下子就又帮婆做油压,而手指也不停息地游走婆的身上,这时整体油压感觉起如同情趣挑逗般。
婆可能因为方才的刺激,大腿的姿势似乎在招唤般大开门户,小陈把握时机用他的舌头刺激逗着蜜穴,配合着手指的抽送,看着婆微微擡起的下巴、小腹不时挺进,这一幕让我小弟剑拔弩张、口水直流,真想冲上前大干一番,但为了让婆能好好享受,只好咬牙硬撑。
这时小陈拿起毛巾擦拭着自己的阴茎,该不会是连婆的嘴巴都要攻佔吧?小陈的嘴巴由阴蒂、腹股、小腹、肚脐、乳头、颈部、耳朵……最后来到了婆的嘴唇,蜻蜓点水般试探着,而手则游走婆的森林。
婆的嘴唇并未拒绝,小陈躺在婆的身边,不知何时婆的手已紧握着他的阴茎上下套弄着,从她的动作,我知道婆此时欲火已燃。
小陈抱婆拥吻,手轻抚婆的背,顺势将婆导引至他的腹部。
他用身体暗示婆,婆稍微停顿后,手随即套弄着他硬实的屌,婆慢慢将头移往小陈的屌,此时我才看清楚小陈的屌,比起自已的长度较长,也较粗,紫黑色的龟头硕大光滑,而挑衅地在抖动着。
婆看了一眼,张开嘴巴将它含住,舌头如同蛇信般挑动龟头,手轻抚着根部,此时小陈的屌如同压抑许久的野兽般跳动。
看着婆的嘴含着别人的屌,心中酸味及刺激夹杂,手中的屌已不自主硬到不行,好想上前用力地干进打野食的淫穴,但看的刺激超过实战的快感。
小陈可能也受不了婆的挑逗,两手将婆往上拉,想以女上男下的方式开干。
这是婆平时最不喜欢的招式(太累,且干得太深),没想到真如小陈所说,婆并未拒绝,反而顺从地挪动,并主动用手扶着他的屌对準自己的浪穴,他轻轻顶向婆的蜜穴。
婆的淫水布满了他的屌,他扎实地往上顶,婆即刻软脚坐在他身上,粗屌整个被婆的淫穴吞噬了,婆无力地趴在他身上。
过会儿,婆的臀部已在上下摆动,白色淫液犯滥布满于小陈的屌毛上,他起身抱着婆,两个人舌头交缠在一起。
他抱起婆将她放在床上,然后挺着大屌狂抽猛送,婆不自主地发出呻吟,手紧抓着床单,任由粗屌抽送,闭目享受着抽送所带来的快感,配合着他冲撞的节奏,时而咬着嘴唇,时而深呼吸,交合处也随着抽送传出阵阵「啧……啧……」的声音。
小陈导引着婆改变姿势,他坐着边抽送边用手挑逗婆的阴蒂。
这是婆的致命死穴,也是我出卖婆提供给小陈的情报。
在他熟练的技巧下,婆的小腹不时地紧缩,这是婆即将高潮的前兆。
婆的淫穴如同饥饿的婴儿吸取着奶嘴,不停地吸吮着。
我打pass给小陈,示意婆已快高潮,小陈即改变抽送的力道及节奏。
再一阵狂抽猛送,婆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,紧抱着他。
他此时冲撞力道之大,真可用排山倒海来形容。
等婆慢慢鬆懈稍恢複平静,他们换成了狗交式,小陈由背后操着婆,边用手玩弄着婆未经人事的菊花,他的大屌仍坚硬如石,抽送已换为由浅入深,慢又扎实地深入婆的淫穴。
小陈回过头打手势要我加入,我很快来到婆的身边,当我躺在婆的前面时,婆腼腆地看着我,我摸摸她的脸,发现婆的脸热得如同发高烧般。
我问:「舒服吗?」婆害羞的点了点头,然后主动地含着我的屌。
从来未曾感到如此冲动及渴望,婆似乎要补偿我一样,从未如此卖力地帮我吸过,她的舌头在嘴里如同灵蛇般的缠绕着我的龟头。
小陈故意在婆含得很深时大力地干她,婆受不了他的冲撞,停止动作,无力地趴在我身上。
小陈经过了快一个小时的抽送,似乎高潮也快来,他的抽送速度加快,干得也很用力,婆已无暇再帮我吸了。
小陈忽然将婆扳成正面,快速地抽插,并用手大力搓揉婆的阴蒂,婆被他操弄得似乎又来了另一波高潮。
他抱着婆吻着她,婆的双手也紧抱着他的臀部,好像要把他整个人塞入淫穴般。
我听到小陈问婆:「我快来了,可以射在里面吗?」婆闭着眼点头答应,只见他发狂地大力操着淫穴,吼叫着将精液全部射入婆的淫穴里,婆则用双手紧抱着他。
小陈休息了一下从婆身上起来,先到浴室清洗。
我用手摸摸婆的淫穴,红通通的,我不说二话提屌猛操婆的浪穴,婆应和地发出呻吟,紧抱着我,嘴巴紧密地交缠着。
今天的刺激实在太大了,我抽送着,忽然感觉马眼一酸,屯积多时的精液如同溃堤般奔向婆的体内。
和婆拥抱着稍事休息,一会儿小陈已出来,我们夫妻俩一起进入浴室。
我帮婆洗澡时,婆的淫穴仍然发烫,精液也不断流出来。
我笑问婆:「感觉好吗?」婆害羞地笑而不答,但答案一定是肯定的。
而这次的接触,开始了我未来三年多采多姿的性生活,小陈也成为我们固定的伙伴,直到事业西进至大陆。
很感谢他,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传授了许多实际经验得来的观念,以及指油压技术上的技巧,让我在未来的日子里受益良多,我们 第一次成功的3P到此结束,也让我引领许多初次接触的夫妻顺利突破第一次。